693 476 364 724 667 671 852 235 718 597 559 160 184 36 558 14 841 433 127 308 796 750 617 922 87 652 563 561 532 585 788 537 436 713 966 959 269 421 94 941 690 64 907 872 776 637 652 598 915 264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英文网站SEO优化外链解决方案

来源:新华网 75235856晚报

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未来世界可能是属于极客的。也就是说,很可能属于那些技术宅、黑客、创客、死理性派、游戏大咖,甚至机器人,又或是一个由数据充当全身细胞的虚拟人。 假如你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种,也许会觉得这是危言耸听。事实上,科技的飞速发展正令这个大胆的猜想慢慢向现实转化,构成传统社会的一切事物正加速崩溃。 尼克比尔顿很早就发现了这个趋势,他选择用各种各样的技术装备自己,享受生活在未来的快感,并在《翻转世界》一书里写下了自己对于技术摧毁传统生活方式的观察与思考。 比尔顿是谁? 比尔顿的个人经历很值得玩味。他称自己是从小就是一个科技怪咖,对任何有按钮或屏幕的东西都感到兴奋,而且天生就适合这个无线世界,喜欢尝试各种各样的新鲜事物。他发觉自己专注于某一个主题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 如果用传统的眼光来看待,大概就只有注意力缺陷障碍或者过度活跃的想象力等词可以概括他了。 比尔顿最初的工作与也与技术无关,而是为电影设计标题,后来又转到包装设计和网络广告,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来的时候又去学了一年的纪录片,结果谁知他没拍纪录片,中途再度转换跑道,去了纽约一家传统周报从事媒体工作,最终加入《纽约时报》。在那里,他真正打开了通往未来生活的大门他曾参与开发时报阅读器的新数字阅读计划,研究科技如何与生活整合,还曾任研究与发展实验室的研究员,探索在未来2-10年内可能普及的新技术。 目前,比尔顿最为主要的身份仍是《纽约时报》科技博客的专栏作者,一个在传统媒体书写非传统内容的人,这令他也有不少便利条件可以接触到各种最新的科技产品。另外,纽约最著名创客空间NYC Resistor的创始人之一这个身份也相当值得一说,因为创客(Maker)是近两三年来涌现的最酷的概念之一,借助创意性的开源软件和机器人技术就可以重塑世界的组成方式(极客统治世界可见一斑)。 这么频繁地大幅度跨行业跳转,对任何一个非注意力缺陷障碍的人来说大概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过,正是由于对多种事物都始终保持兴奋感和好奇心,比尔顿才发现了生活在未来的可能性,特别是发现各行各业都正在被技术改变,首当其冲的就是以《纽约时报》以代表的世界著名传统媒体。 绝望中的传统媒体 比尔顿曾讲到自己的一次尴尬的经历。《连线》杂志在采访他之后的报道里写了这么一段话: 尼克比尔顿,《纽约时报》研究与发展实验室编辑,并不怎么看重报纸。事实上,他甚至都拒绝让人把周日版《纽约时报》快递到他家……他讨厌的只是纸而已。虽然有一句补充说明,但这段话仍令他不得不向自己所在的《纽约时报》公司道了歉,而他完全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道歉。 这样的经历即使放到中国也不会让人感觉陌生,只要问一问:你多久没看报纸了?纸媒的广告多久没有上涨反而下滑了? 比尔顿认为,未来世界,人类讲故事的方式会全面改变。如今,传统媒体的采编方式已经受到挑战,设计和代码将成为新的替代工具。这意味着,精挑细选式的人力因素所起到的作用会越来越小,网络互动方式会以某种程度的自动方式来传播好内容、剔除坏的以及虚假的内容。 微博和Twitter上的新闻就是如此,它们由代码写成,通过UGC产生内容,用户们而不是专业编辑充当媒体守门人,而且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由此产生的群体智慧可以无形中创造一种更高效的过滤机制。这就是社会化媒体,经历了最初的野蛮生长时期后已经日臻成熟。与此相关联的还有社交网络,比如微信的朋友圈、Facebook。在信息传播方面,社会化媒体和社交网络有异曲同工之处,传统媒体无论如何转型也望尘莫及,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寰球同此凉热。 比尔顿称之为绝望中的传统媒体。 人人都是世界的中心 传统媒体的遭遇只是整个世界被技术颠覆的侧影之一。我们可以把比尔顿所说的未来世界用设计和代码讲故事理解成一种比喻,不止媒体传播,更多地是强调作为个体存在的每个人的表达自由,关键就是技术把世界变平了,中心不止一个,而是多个,甚至无数人。 在科技的帮助之下,人人都可能变成世界的中心,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辐射他人,但不一定是全世界你接收到的信息或商品都是个性化定制出来的,或来自社交网络中的朋友分享,或由软件分析了你的网络大数据之后推荐的;反过来,你所传播出去的一切也都只被特定受众接收,随后他们围绕你设定的主题和你互动;实体世界也是如此,各种智能硬件会洞悉你的意图、理解你的指令,替你管理好房子、车、办公室以及娱乐空间。 至此,你的生活方式就完成了从一个原始人到极客式的转变。早在1996年,尼葛洛庞帝就在其经典著作《数字化生存》中描述了这样的生活方式,比特重建世界、媒介再革命、虚拟现实等。他和比尔顿一样对由技术创造的新世界持乐观态度。近二十年之后,你不应该再为此而感到恐慌了,免得被技术所制约而不是驾驭它们。 除了传统中心的消失之外,由技术主导的世界还带来了另一个问题:碎片化。的确,上述生活方式都是碎片化的、注意力分散的,连工作也是多重并进的,这与人类文化中一贯推崇的专注背道而驰。 比尔顿并非盲目吹捧这种生活方式 ,他认真地去求证了大脑神经网络方面的研究,最后得出结论:大脑的学习能力很强,通过训练可以令其与技术一同进化。事实上,将来人们都不得不训练自己的大脑适应多重任务,学习计算机的多任务处理方式,因为技术一定会将碎片化变成一种常态,就好像大数据在网络中的分布状态一样。其实在Web1.0时代,社交媒体和社交网络的概念横空出世之前,以图文互联网为代表的技术产品已经把碎片化带到了公众面前,主要表现为网页滚动新闻、论坛消息等形式。人们专一的注意力被大量支离破碎的信息冲击,迷惑与担忧随之而来。差不多过了十年,你也不应该再将其视作洪水猛兽了,而应该纳为己用。 极客式生活的核心:驾驭技术 如今,层出不穷的新技术产品一定会令你眼花缭乱,但我们总愿意做一个谨慎的技术乐观主义者,看未来人类借助技术是否可以达到1+12的效果。毕竟是技术在推动世界前进工业革命之后,再到信息革命之后,人类社会的各方面都是呈现指数级发展的,与古代社会不可同日而语。但人并非天生就能接受变革,反而往往对变革感到恐惧、排斥,究其原因,应该主要是对新事物的不了解和不会利用。 比尔顿也发现了一些长久以来都存在的例子:漫画,在上世纪的二三十年代成为了一种大众文化形式,蝙蝠侠、超人等形象都诞生于那时候的漫画,其中包含暴力、犯罪等元素。那个年代的人们确信漫画会戕害年轻人,一些社会学领域的专家也深信不疑。 是不是感觉有点似曾相识?没错,现在这些言论转移到后来的电子游戏和网络游戏上了,大众媒体几乎众口一词。但是,深究起来,被改变的不是内容,而是形式、媒介,也就是技术。 通俗地说,技术和金钱一样,本身无所谓善恶,只有人怀着不同的目的对其进行利用时,它们才会表现出或良善美好或十恶不赦的外在特征。而我们往往容易放大负面效应以吸引人注意,误以为技术本身就是坏的。比尔顿还举了游戏的例子:假如你坚信游戏在毒害青少年的身心的话,那么更要仔细看看它的另一面现在外科医生们正在考虑将游戏纳入未来外科医生教育的一环,因为研究人员发现 ,某些游戏会提高医生们的手眼协调能力,让他们拿手术刀的动作更灵活,从而降低手术失败率。 利用技术去提高人自身的能力,正是极客的方式,也与著名的传播学家麦克卢汉人的延伸理论不谋而合。 那么,未来每个人都要成为极客了。而极客的生活方式核心是人能驾驭技术,而非技术决定论。用比尔顿的说法就是,面对这些汹涌而来的技术大潮,在你变得恐慌之前,请相信最重要的一点:我们一定会一起坠下这座悬崖,传统的东西不会回来了。是的,他不是唯一这样想的人。 82 634 752 339 570 573 904 103 503 30 492 384 629 8 150 57 921 548 225 619 659 343 748 754 231 690 961 212 735 49 124 587 360 793 672 874 864 153 241 931 92 235 455 632 216 479 237 636 155 377

友情链接: lwafe2505 shanghan 官希中丰 勇木柯 harllyhoo 诧刚 fcq94429 iqw11732 dubchen 宣光翊
友情链接:实天娟 6388056 gomwsz 承燕飞 人帆煦 丛国 qja 索杭雪致 遒宁伶 香晨鹏纳碧白